用震荡捧的污文_太紧了h np

才过来几天啊,不过她倒是挺佩服老太太的,能一个人把小江乔给抚养长大,不说别的,就单这份心思,也足够她好好的对待这个老太太。

况且她对现在这个陌生的环境真的很不适应也很恐惧。

尤其是昨天那些人,对她刺激很大,要想舒服的在这个时代里活下去,那就想办法让空间里的东西变的合法起来,那唯一的借口就是她能挣到购买这些物资的钱,那样才不会引起老太太的怀疑。

宁浩在听到江乔要挣钱的时候,他就动心了,钱呐,他也缺啊,别看他已经上班了,可是拿着的那点工资,养活自己是够了。

可是要是真的遇到家里老人生病了,或者有啥大事了,他那点工资好干啥,他挣的那点钱也只能保证饿不死罢了,他更好奇的是江乔究竟想通过什么法子来挣钱?

对上宁浩那热切的眼神和激动的语气,江乔笑笑。

“法子很多啊,就看哪一个暂时适合我们,快到年底了,大家伙都在准备置办年货呢,这就是机会啊,省了一年了,好不容易过个新年,一家老小团聚,还能在这个时候再抠了?这就是咱们的机会。”

宁浩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解“这我都知道,可是我们拿什么来卖啊,不能凭空变出来吧,再说年底了,供应都紧张,什么东西都是凭票买的,那都是稀罕物,咋弄?”

江乔说的当然都有道理,可是宁浩怎么就想不出来,这丫头想要卖啥。

“行了,我不跟你绕弯子了,临市不是有海吗,咱们就从这上面做文章,到时候咱们过去从那些渔民手里买海货,然后运回来,这中间的差价足够咱们零花的了。”

宁浩可知道江乔这嘴里的零花钱代表着着啥,那可不是一般的零花钱,操作好的话,那可一笔丰厚的利润。

连连感叹“你说我们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小丫头,你又一次让我刮目相看了,行,这事咱们晚上在商量商量,我先走了。”

这次宁浩不再推辞了,马上要挣钱了,这点钱跟以后的利润比起来,那真的就不叫钱了。

江乔在家里坐等人送柴火上门就行,原以为老太太会在市内住一晚上呢,没想到天黑之前,老人居然回来了,不过看这样,情绪有些不太高。

“奶,有人给你气受了?”

老太太苦笑了一声,摸摸孙女的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问,没人给我气受,我是有些伤心了,你弟弟啊差点没认出我这个奶奶来,而且跟我也不如以前亲厚了,你说我这心里能好受吗,唉——”

这事江乔可管不了,毕竟长时间不在一起相处,感情自然就淡了,尤其是小孩子,根本就不怎么记事,忘了也难免。

“哎呀,奶,你想那么多干嘛,只要我弟弟好就行,至于认不认识你重要吗,他不认识你那也是老江家的孙子,流的是我叔叔的骨血,再说了,他不还小吗,等大了自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