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做人爱的图片,女人阴部图|娇妻别怕

端起酒杯就喝了一大口,温热的酒液流入喉中再到腹中,全身的血液很快就充斥了酒的味道,飘着沁香,也带着辛辣,这酒,度数真高,不想她随手拈来的一杯酒就中奖了。


手指敲下键子:飞蓝,还没走吗?


正看着手机屏幕,蓦的,耳边传来了嚷嚷声,门前几个大汉正走进馨园,一个个黑衣的打扮让晓竹倏然变了脸色。


他们找过来了。


黑亮的眸子倏的扫过周遭,同时,一手握紧了手提包,她必须要找到一个可以保护自己不被发现的方式,否则,今晚上她一定会被抓走。


眸光顷刻间就锁定在对面不远处的一组沙发前,一男一女,男的帅且年轻,而那女的却看起来有些苍老还给她一种病怏怏的感觉。


男的是鸭,女的是男的的金主,这是晓竹刹那间的反应。


鸭,只要是个女的就好,但是,必须要有钱,至少可以付足他一夜的所需。


晓竹垂首站了起来,高跟鞋踩在地毯上的闷声被叫嚣的音乐迅速的淹没了。


那几个男人正在走来,幸亏她换了衣服,否则,她早就被发现了,只要再越过一张桌子就到了那男人的面前了。


心,仿佛要跳出来一样,她的目光始终不离那男子,说实话,他真的很帅,只是可惜了这样的一个帅男人,做什么不好,偏要做鸭。


眸中带着笑,她是女人,还是一个漂亮的风情万种的女人,所以,她一点也不担心这只‘鸭’不要她而去要那个看起来有些老的老女人。


到了,也不管‘鸭子’对面的女人是不是愿意,身子一歪,晓竹便一屁股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手臂迅速而轻挑的勾住了男人的颈项,带笑的脸对着男人的,刚刚好的避过那些正赶来寻她的男人,唇启,她压低声音媚声道:“一晚多少?我付对面那个女人两倍的钱。”


“呵呵……”男人轻笑,帅呆了,手指漫不经心的拿过她手中的手提包,“你确定你有那么多钱付给我?”“哗啦”,手提包开了,却是花花绿绿的东东滚落了一地。


各种各样颜色的包装,男人象是有些好奇的拾起,当着晓竹的面问道:“这是什么?”


她傻了,刚想说“谁让你打开我的包的?”,可这句话还没出口,男人已经手指一扯,瞬间就撕开了一个小包装的袋口,手指顺势就拈出了里面的东东。


TT,俗称套套。


莫晓竹脸不变色,耳听得那几个人的脚步声就要到了,唇角立刻沁起了笑,她嗲声嗲气的道:“一千块一夜,怎么样?”够高了吧,这个价位她还付得起,只要他能帮她这些钱不算什么。


“呵呵……”男人继续笑,一手却又扯开了一个套子的包装,就拿着那透明的东西在她的面前晃动着,道:“这些都是你一个晚上要用的吗?”


2


第第2章等我一分钟

“呵呵……”男人继续笑,一手却又扯开了一个套子的包装,就拿着那透明的东西在她的面前晃动着,道:“这些都是你一个晚上要用的吗?”


莫晓竹怔在男人迷人的笑中,“你,你说什么?”她没听错吧,那些TT少说也有二三十个,他当她是什么了?


“难道这些还不够你一个晚上用的?”


“喂,你去……”那个‘死’字才想吼出来,身旁就掠过一个男人,正手拔拉过一个走过去的女人,“在这儿……”


女人转身,“唉呀,这位先生,你这是在找我吗?”


“错了,走开。”男人悻悻的低吼着,那架势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莫晓竹乖乖的把那一个字咽回去了,唇抵上男人的唇,低低道:“亲我。”说着,她主动的覆上了男人,可当她的唇碰上了男人的唇,她一下子不会动了。


“呵呵,怎么了?”揶揄的男声骤起,他居然打横一抱就抱着她站了起来,同时,那薄唇可是一点也不想失掉这便宜似的继续的肆虐着她的唇。


“你……你想干吗?”眼角瞄到不远处的那个男人的背影,她只好又压低了声音。


“抱你去房间,你不想吗?”说着,他居然单手抱着她,然后松开了唇弯下腰拿起了她的手提包,再将那红红绿绿的TT随手拈了两枚放了进去。


那样漫不经心的动作,让她想到了优雅这个词汇,‘鸭’也可以这样优雅吗?


还有,他抱着她这样离开可他对面的那个女人居然不闻不问,难道她一点也不气她抢了她的男人?


所有,都让莫晓竹困惑着,偏在这个时候,她什么也不能多说,那伙人还在馨园里搜着她的人,如果不是这男人抱她抱得紧,而她的头又紧靠在他的怀里,只怕她早就被发现了。


可是,还是有男人跟了过来,手一推她的肩膀,“把脸转过来让我看看。”


她不动,小心肝乱颤,她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又快又响。


整张脸都埋在男人的怀里,她看不到男人的表情,却听得他冷声道:“怎么,我水君御的女人你也想要吗?”


水君御?这名字好象有点熟,可是已经急昏了怕被发现的莫晓竹根本就想不出她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了。


“原来是水先生,您请。”


那男人说完,水君御便抱着她大步的向前走去,耳听得他的脚步声,沉稳有力,一下一下敲打着她的心房,那是推门的声音,她似乎是安全了,可是,面临的却是一个更大的难题,那就是还抱着她的男人,水君御。


他到底是谁?


这个时候晓竹已经感觉到他可能不是什么‘鸭’了,如果是‘鸭’,那个男人不会对他毕恭毕敬的。


她听到了身后的门合上的声音,然后水君御将她放在了软软的沙发上,男人坐在了她的身前,修长的手指挑起了她的下颌,让她不得不直面的面对着他,他笑着看着她的眼睛,“丫头,等我一分钟,我就回来。”


3


第第3章一晚多少钱

说完,水君御起身走出了VIP包厢。


能消费得起这样房间的男人非尊即贵,又怎么可能是鸭呢?


莫晓竹的心底泛起慌乱,不知道他出去要做什么,可这一刻当他消失在门楣间的刹那,她的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逃。


这个念头一起,莫晓竹倏的跳下沙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还很整齐,只是微微的起了皱褶,拿手一拍皱褶就没了,然后脚步轻盈的就到了门前,手握在把手上,轻轻一转,门开了一条缝隙,门外似乎空无一人,他说他一分钟后回来,那么,她一定要趁着这一分钟的时间赶紧逃了。


最不想的就是与什么尊贵的人有什么瓜葛了。


走。


毫不迟疑的往外一闪,“嘭”,莫晓竹的手揉上了额头,好痛。


谁呀,居然站在门侧。


是服务员吧。


可是抬头的刹那,她惊住了,“水……水先生……”


依然还是那灿烂的笑容,磁性的嗓音从水君御那两片薄唇中揶揄送出,“怎么,利用过了就想逃吗?”


被他逼人的气势所迫,莫晓竹不由自主的后退,两只脚也很快就重新站在了VIP包厢里,大脑这时候才开始运转,他太帅了,如果是跟这样帅的一个男人一起做了,那么,她也不亏。


认了吧,早晚不等的事情,那些套`套不就是为着这样的一刻而准备的吗?况且还是她自己招惹上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