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致娇嫩的小嘴含不住,啊快停下好痛快抽出去

虽然隔着托底的小裤裤,可她依旧感觉到羞人到不行不行的。


而老张却不注意这些,他只管彻底的贪婪着属于刘楚楚的娇媚。


隐隐约约的,他都能透过薄透贴身的小裤裤,看到那种迷人的轮廓。


老张很是兴奋,而且是愈发的兴奋,他忍不住的提议道:“楚楚,我看你双腿太累了,要不然……换个地方?”


老张这一停顿,刘楚楚赶忙迫不及待的答应,想着赶紧结束这种羞人事情。


可当她答应过后老张的话也补了出来,竟然要换个地方,换……哪啊?


话都已经出口了,刘楚楚不好再反悔,可她真的有些害怕。


毕竟保留了那么多年的第一次,要是今天交给老张……虽然不讨厌,隐隐还有些喜欢,可毕竟是能当她父亲的人了,两人现在这样就已经好过分。


如果再把那么大那么可怕的东西放进身子里面去……


只是试探着想想,张楚楚就觉得既羞人又害怕。


她吱吱唔唔的询问着,“换、换哪啊,胳肢窝行不行,也、也能夹住。”


老张当时就被这答案给郁闷到不行,什么意思啊,放胳肢窝,开玩笑呢?真提议当真是新奇,干嘛的都有,还真没听说过有要干胳肢窝的。


于是他直白的说道:“我想贴着你那儿,然后蹭蹭。”


那儿是哪,刘楚楚清楚无比,所以这让她大为娇羞,很是不好意思。


虽然隔着衣服,可触感却是真实存在的,这么私密的地方,怎么可以啊?


在她思考着该如何拒绝的时候,老张猛地探手,将她给不容拒绝的端到床上,随后更是将裹在丝袜里的两条修长玉腿给狠狠劈开。


刘楚楚当时就羞怕到不行,“别、别这样,老张,不要,不要啊!”


老张很是过瘾,尤其是在刘楚楚哀声求饶的时候,他更感觉到愈发刺激,于是直接强行扑上,狠狠在那而磨蹭着,感受着丝袜与托底小裤裤的温热。


只不几下的,刘楚楚就受不了了。


“老张、老张,好难受,我难受,不要,不要……啊~!”


她真的是不行了,又痛又麻痒,而且那种麻痒就像是昨天被老张亲吻在那里似的,是从娇躯最深处所泛起的一种本能刺激和反应,一双白皙玉腿狠狠地蹬扯着,双手更是在拍打老张的同时,却又用力地爱抚着,感受着强壮火热的身躯。


纵然她没有经历过,却也知道想要解决那种近乎致命的难受,老张进来是最好的选择。只是她又实在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儿,所以她只能拒绝。


可就在她准备开口拒绝的时候,老张突然停止了动作,并且呼吸急促。


她认为,老张可能已经舒服到结束了,因此暗暗庆幸。


可下一刻,老张的话却给予了她极尽的感动。


“对不起楚楚,我忘记你那里有伤了,真的很对不起,我不动了,别伤着你。”


老张知道刘楚楚先前说的难受是指什么,那是女性的天性,可从那句话上他又联想起了刘楚楚身下的伤势,他真的不忍心带给她痛苦,哪怕他再想要也不舍。


站在床前,老张憋的难受,闷着头也不说什么。


而刘楚楚这时候却是被他真心感动到不行,她以为老张结束了,可哪成想老张却是在惦记她的伤势,宁可自己憋的辛苦也不愿带给她半分的痛苦。


这个男人,真的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甚至单是看着他都觉得安全感爆棚,因而她也低下了头,不过精致的小脸蛋儿上魅红更盛了。


她边解扣子,边羞羞的说道:“我偷偷看过一点视频,好像也可以用这里帮你解决。你上来吧,你站在床上,我帮你弄一下。”


老张喜出望外,没想到一时善意丢了颗芝麻,却捡回来颗大西瓜,还让刘楚楚惦记上了他的好,这可真是意外的大收获了。


望着慢慢脱离刘楚楚胸前的衣衫,望着那件渐渐被解开的肉色蝴蝶花纹的文胸脱离,老张兴奋了,一蹦三尺高来到床上,任凭脸色羞红的刘楚楚跪在他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