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学同性吸奶,两根齐入啊受不了了/王子奴隶

说着转身要去取药箱。刘月忽在背后狠狠发话“那贱奴现在何处”

夏归雁后背一抖,转过身来回到“奴婢听说给艳阳那孩驾车出去了。”

女同学同性吸奶,两根齐入啊受不了了/王子奴隶

刘月咬了咬牙“哼,我竟忘了,他是跟了艳阳去的。”冷冷看了看自己断了指甲的手指,吩咐道“你且不用忙着拿药,叫别的丫头来就可。你去李厨娘家,接了那丫头过来我见见,合意的话,咱们就留她下来。”

夏归雁脸上又生出了喜色,回了声“是,奴婢这就去办。不过,奴婢想也接了李厨娘过来,她虽然受了伤,可还是可以指点她那侄女一些事情,免得她侄女不熟悉地方误了您的饭食主可还有别的吩咐”

“你想得倒还周到,全依你不过”皱着眉看看手上指甲“将那李厨娘接来,也可不能用就着她领了回去,重要的是让她教给她侄女一些规矩。”

“主说得是,奴婢那里有主想得周到,”夏归雁笑着点头“咱府里头虽然已经不是但下人们从来都是先学规矩,今儿也是情急先用用李厨娘那侄女,规矩却是一定要知道的。”

女同学同性吸奶,两根齐入啊受不了了/王子奴隶

“还有”刘月用手拍了拍额头“我竟忘了,雪夜那贱奴是什么时候受的罚”

“这”夏归雁蹙着眉想了想笑了“主这话问的,我都不知如何回话了方才想来,只要这雪夜爬得动,似是每天都要受罚的,昨儿晚上就在刑房里吊了一整晚,到今晨才放下来,因为没有烧好水,又被抽了几鞭,罚跪一个时辰铁链,艳阳出门时才叫了他起来。如果坞主要问他那日没受过罚,奴婢倒是可以想想”

“你这小蹄,瞧你这话说的,莫非是对那小贱奴生出了同情”刘月似笑非笑的瞧着夏归雁。

“主”夏归雁收了笑正色道“您知我与那贼也是有血海深仇本以为主生了孩便会便会忘记了仇恨。谁知主竟然为报国恨家仇,能如此行事,主都能如此,奴婢又怎会有别的想法只有唯主之命行事,誓死效忠主”

“好了,也就是与你说笑,干嘛这样一本正经”刘月放松了身体,靠在椅背上“明知我问得是什么,谁叫你如此敷衍我的。”

女同学同性吸奶,两根齐入啊受不了了/王子奴隶

“主。”夏归雁上前几步立于刘月身后,拿住了刘月的肩膀,轻轻揉捏着“奴婢知您问得是雪夜那贱奴上次是什么时候受的大刑。奴婢那样说是因为知主您今日气不顺,是定要在雪夜身上出出的。只是就半月前才鞑了他近百鞭,他躺了三日才勉强起了身,这几日虽说没动大刑,也是一直小打小闹地责罚不断,他身上的伤也一直没能养好。再这得不足一月就是大日了。大日里雪夜是一定要流血受刑以祭奠亡灵的,如果今日再受大刑,怕是一怕到不了大日人就不行了,二是到了大日他那身体受不得大刑,会就此死了,岂不是坏了主的大计再则,他只昨儿晌午坞主命他跪地吃了您发火摔下的饭菜”

“哼,休提此事那小孽种终是长得大了,翅膀硬,倒也长了脾气,会给人脸看了,你瞧昨日让他爬下舔食时他那个脸色,万般不情愿的样,还给我呕了出来,真真气死我了”

“呵呵,说的是,不过奴婢瞧着他宁愿挨饿也不愿那样进食、又万万不敢忤逆主,像去赴死的样倒也有趣”

“哼哼”刘月伸手一拂,一个青花磁盘又落在地上碎成几片,她伸手指指地下的饭菜,“要是一般的奴才,不管是什么怎么吃法,肚饿了能吃到这么好的东西还不是高高兴兴的就他虽一出生就待他为奴,且见天提醒他自己的卑贱身份,却还没能抹去他身上那份傲气”

“主,我的坞主,”夏归雁赔了笑,“这不正是坞主想要他这样吗坞主不是常常说他是越来越像那个人了。”

“是,”刘月恨声道“不错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个人更痛苦”

“主,奴婢的意思是他昨儿晌午就将吃的呕出,坞主动怒,打他几下不说,罚他连水也不得进,跪了一下午,晚上又被吊起。今儿也算是一天未进水米了,奴婢方才还在担心着,他给艳阳叫去了驾车,这万一这体力不支他虽然抗打,只必竟不铁打的,如果今日再受重罚,怕是”

“嗯,说的有几分道理,不过”坞主眯了眼睛,冷冷笑道“那孽种天生命硬,要死早就死了,焉能受得过这许多年今儿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他”

“坞主”夏归雁手上使了些力气。

刘月眉头微皱“好了,你放心,只是略略罚一下,出口气就是,还能当真打死了他去就你说的,他死了,我这多年用心岂不都白费了又难能让他这么轻易死去你呀,就别在这里献殷勤了,还是快快给我去接那个李厨娘的侄女吧”

夏归雁松了口气,脸上又挂了笑“是,奴婢领命,这就去。”

陌路飞尘, 香儿计挡车